This is the product title
業瑜伽:因果業報的永恆之道

商品編號:B0002021
作者:尊者惹查西牟尼
原文作者:尊者惹查西牟尼
譯者:華嚴譯經苑
出版社:光潽文創
出版日期:2019/12/3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449663
叢書系列:永恆真理
規格:平裝/224頁/ 平裝
出版地:台灣

售 價 : NT$   300元

從瑜伽哲學的角度來思索,人生中最真實、最好的目標就是獲得永久的祥和、永恆的極樂和最終的解脫。而印度聖賢們闡明瑜伽正是通往這個目標的唯一之路,以獲得真正的幸福。

瑜伽的靈性修行可以消滅煩惱,而無明是一切煩惱的根源。當無明減少、消滅時,所有的煩惱也都會相繼消滅,當從煩惱中解脫時,即得以擺脫生死輪迴,證得終極實相。

生命是一個不可逆轉、不間斷過程的產物,這一過程要忍受所有前世所造業的果報。宿世所造的業也塑造了人們今世的身心,並驅動人們去造就新業。依據印度哲學的教導,人們既無需害怕受苦受難,也不要對其不屑一顧,因為這是獲得解脫的主要動力。無論業債的負擔有多重,都可以通過承受痛苦結清。

本書深入闡釋業對人生的意義、業的法則與本質、業的各種分類,以及業與煩惱之間的關係等等,並提供有效的方法來破除業的束縛。正如聖者所言,想要達到瑜伽頂峰之人,永遠不應放棄「業瑜伽」的行法。想徹底結清人生業債,尋求解脫的每一位瑜伽行者,本書將提供真實的修行之道。

尊者 惹查西牟尼(Swami Rajarshi Muni)誕生於1931年,早年忙碌於苦修與瑜伽實行。在1971年,瑜伽大師仁愛難陀傳授予欽選弟子惹查西牟尼瑜伽灌頂與甚深微妙之法後,尊者如同他的上師一樣,他離開所有外在俗務,每天至少練習10小時並隱居於阿蘭若處,全心全意修煉瑜伽實踐心法。

濕婆神的第28代化身拉克魯希在1993年以靈性形象示現其前,為了回應靈性的召喚、護持人類靈性福祉、弘揚永恆真理等目的,尊者自願暫緩個人的瑜伽閉關修行,創立了「LIFE Mission(全名The Lakulish International Fellowship’s Enlightenment Mission,中譯拉克魯希全球靈性傳承協會,簡稱靈性傳承協會)」的非營利組織,傳承並弘揚4500年前的正統古典瑜伽,並致力於促使人類關注靈性與文化價值,重啟人類的道德覺醒。

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尊者所舉辦的活動已逐漸取得普羅大眾的共識與政府的重視,也是現任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的上師,即印度國師。印度瑜伽自2016年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源於尊者對於總理的啟發。

在2019年國際瑜伽日(International Day of Yoga)上,尊者 惹查西牟尼獲頒總理獎(Prime Minister’s Awards)殊榮,此為印度最高榮譽獎,表揚尊者弘揚瑜伽的重大貢獻。總理莫迪並讚揚尊者「對於推廣瑜伽不遺餘力,特別的是成立LIFE Mission與拉克魯希瑜伽大學(Lakulish Yoga University,是全球唯一一所國際瑜伽大學),指導學生們更精進瑜伽心法,對於社會服務的承諾更是出色」。尊者除了致力於推廣印度瑜伽文明外,目前也持續精進於轉換「紅塵色身」為「聖體(Divine Body)」的修行。

第一章:人類的存在和其目的
人類存在的意義
人生的目標和為達到這些目標所需的努力
人類追求幸福
尋求超越局限並證得解脫
生命的至高目標是瑜伽,而非享樂
最大的幸福莫過於知足常樂
靈性生活對人類的必要性
理想的人生進程
生命的真正目的
意識和業(行為):束縛之原由

第二章:業的法則   
認同色身而歷練輪迴
不同的哲學觀點
五種哲學的調和
不可改變的業的法則
業力的哲學並非宿命論
負擔業績
痛苦是普遍存在的
苦難是普遍存在的
接受業的法則的重要性
「純然業」的真髓

第三章:業對人生的意義
經典是一門精微科學
何為真、何為假?
靈性是我們真實的身分
神的公正法則
只有透過神的恩典,我們才能認知靈性
「適合」是通往解脫和痛苦都要被承受
由業而生的快樂和痛苦都要被承受
神的恩典包含上師的恩授
恩典只能賜予具格的人
受報可消業
命運的巨網
如果業是種束縛,為何造業?
導致業的六種驅動力
行者應該燃盡業的種子

第四章:業主宰輪迴和業的本質
從業瑜伽開始
三種瑜伽之路可證悟「梵」
「意識」和「帶業的心智」之間的關係
普通的心智產生普通的行為
「作意業」和「純然業」
透過身、語、意造業
說謊之人下地獄:蘇丹瓦維洛辰的事例

第五章:業的各種分類  
常規的分類方法
宿世業
伴隨業
現世業
人類應該謹慎並造作善業
依據成熟的時間來劃分業
第三種業的分類方法
「作意業」的詳細分類
禁忌業
規定業
無記業和抉擇業
依據耆那教哲學對業的分類
根據因果關係分類

第六章:業是微妙的科學
人類的行動自由
微妙的化學與未來世
將靈魂綁縛於輪迴的因素

第七章:業產生的微妙過程
業的運轉機制
業的物理科學
業的內在淨化和隨之發生的「業的物質」的微細流動
「業力物質」的類別、氣味和顏色
業的微細本質(業力物質):解脫的障礙
透過業轉世

第八章:業決定轉世
轉世時,所獲得的社會地位和感官享樂
缺點可導致縮短壽命
神的恩典可以延壽

第九章:業和煩惱之間的相互關係
阿賴耶識種子:出生的起因
束縛的原因
什麼是煩惱
煩惱相續生起的起源
煩惱:一切痛苦的原因
煩惱的各種體現
消除煩惱是瑜伽的主要目標

第十章:規定業可帶來善果
業果的分類
受報
神是業果的分配者
命運的意義和影響
「禁忌業」和其果報
「無記業」和其果報
「規定業」和其果報
清晨的預備之行
沐浴
水浴
聖人羅黑達斯的純淨情感
心靈之美勝於靚麗的肌膚
火浴
真言浴
舍維持牟尼禮敬神主濕婆
獻祭
禮敬諸神
好客
好客的艾克納特

第十一章:純然業瑜伽的法則
業是如何出現的
什麼是關聯?
具有「無關聯智」的「純然業」
瑜伽行者的純然業
「純然業瑜伽」意為臣服
「純然業瑜伽」中「生命能量」行法的重要性
「純然業瑜伽」的行法
「無業」中業的法則

推薦序(大華嚴寺導師  海雲繼夢)

二〇〇三年在美國芝加哥弘法的一次機緣,與一位印度修行者覺諦難陀相遇,而他告訴我兩件事:

一、這位修行者說到當年他發現癌症末期後,如何投入「牟尼我師」的修行行列(牟尼是對印度行者的最高尊稱之一,我師之稱猶如本師、世尊之謂)在其敘述的過程中,並展現了六、七十種各式瑜伽體位法。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他確實是一位了不起的優秀瑜伽行者,也難怪他的病能夠痊癒,讓他得以從印度到了美國全心投入瑜伽的推動。

當時,我的心緒澎湃湧動著,雖然我本身也是癌末之人,也已能抹掉癌病的威脅,但我卻不知為何能去掉它,只知它走了;然而,自己卻更像是一名法界孤兒流落荒野而不知所終。因此不免欣羨眼前這位仁兄家有長者,可以一五一十的教導他如何一步一步的踏上菩提大道而免沿途之坎坷!

從修行的領域來看這位修行者闡述的瑜伽,可學、可教、可重複、可複製,故而有傳承,可直接上承祖師傳承的授記與灌頂,並由外而內,從身體乃至心性上的淬煉。而反觀現代社會中追尋修行的人們卻只能在暴風雨之夜摸著石頭過河,一再的嘆息,怎麼還在這裡?雖然我在一九八五年的某一個夏日午後,持續在摸石頭過河中突然發現「這是哪裡?」卻無法記起經書,也無法重複,思其過程,更為之語塞,自此常有「如喪考妣」之感!爾後雖在弘法的過程中能不將「法相積木」堆來堆去,而能理出一些佛陀的思維與理路,卻無法明白「心法」中的下手處及涅槃之境,故對此情此景,怎一個「羨慕」了得!

二、印度修行者稱自一九九二年後,其師牟尼,奉菩薩之聖諭,應赴美國去找尋漢傳佛教修行人以幫助永恆真理的法化弘開;於是這位修行者多年來回洛杉磯與芝加哥,終於和我相遇,倍感興奮。於是,即邀我前往印度一會其師,以驗證菩薩之諭。吾於同年年底派二十餘人赴印學習,並取回經典。我也邀約修行者赴台教學以驗其學,至二〇〇八年共邀使者蒞台五次,並派赴印度十餘次百餘人。

此中觀察所教所學之過程中,由於教學中對調身與調息的重視,而一直未及於調心的範疇,故我一直未踏上印度之行。直到二〇〇八年九月二一日承菩薩之囑,欽因祖師將賢首兼慈恩宗之衣缽囑託於我身,遺憾未能交待慈恩之大乘瑜伽行法之緣,故而決定親赴印度探尋「牟尼」之大乘瑜伽行法。而於是年底成行;並於十二月三十一日接受其教派傳承,至今已逾十年。期間已將中國失傳七、八百年的東山法門重整,並恢復其教學體系,並已在世界各地全面展開教學。

有關「牟尼我師」的著作系列,中文版取名「永恆真理」叢書,是有其特殊意義的,一者由於「牟尼我師」是位德行具足的大瑜伽士,其著作貴如經典,而非坊間暢銷書。因此,我們在翻譯的立場,即以「入藏」規格視之,雖無譯場之勢,確必須要有譯場之實,故十餘年來兢兢業業以從事。雖然義大利、俄羅斯、美、英等國皆早已發行,印度方面也一再的催促中文版早日出版,但我們並不隨波逐流,必待編纂完備、臻至完美而後始可付印。

雖我不知印度人對於吠陀經典的認知與其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如何,但我對此聖者的言教,置於《大藏經》中的首位,甚至與《華嚴經》的地位並列,其思想教示更有助於身處在這紛擾的塵世中,心不亂也。

此一系列叢書初稿已備六部,尚有部份正在翻譯之中將陸續出版,此書雖會於市場流通,但重要性等同於華嚴大藏經的序列之中,惟其屬經部、子部、集部、史部尚待分類。總之此一叢書十餘年來計有三十餘人投入,有些人已經離隊了,而有些人始終如一地對三寶忠誠無有二心、不忘初心,如羅燕春、Jennifer、日美、忠龍、郝文超、羅燕春、王丁、王穎、羅偉堯等人,皆是菩提道上之良友也。

ISBN:9789869449663
叢書系列:永恆真理
規格:平裝/224頁/ 平裝
本書分類:
內容連載:

受報可消業
如果我們今世所造的業可以在今世受報,那麼今世就可以報盡。如果是這樣的話,所有的業在一世中就可以全部消除了。但情況不是這樣的,此生賦予我們的時間不足以持續到可以使我們今世造的業在今世受報,因此我們不會在一世中承受所有的業果,當我們在世間的時間結束時,還沒有兌現果報的業會遺留下來。在有生之年留存下來的、沒有兌現果報的業,會累積轉為餘額留到來世。那些累積的業注定會在來世兌現果報,我們稱這樣的業為「伴隨業(Prārabdh karmas)」。經典上說,「透過受報,『伴隨業』隨之消除」(Prārabdh karmanā Bhóg-Dév kshayah)。只要業的果報在有生之年沒有兌現,那麼「伴隨業」就不會消除。沒有遭受其果報,就不可能從中豁免。命運像一把劍,懸掛在每個人的頭頂上,約束著我們陷入注定的人生。命運就是命運(Prārabdh is Dåiv),我們說自己不知道神賦予我們什麼樣的命運(Dåiv),然而不管怎樣,命運都會無窮盡地繼續下去。這就是為什麼說「所有的眾生都受命運的支配」。每個眾生的命運都是依據業的規則形成的。無論命運怎樣決定,都會永無止境地繼續著。

命運的巨網
生者不得不承受業果。每個眾生都必須結清業帳。業是一個鏈,連接著我們所付出的努力和命運。業是受眾生的本性(Svabhāv)、習氣(Samskārs)和欲望的支配,而眾生是受命運的支配。每個眾生都陷入命運之網,這是一張包羅萬象的時間(Mahākāl)之網,很難從中逃離,即使從一張普通的網裡逃離也是很困難的。漁夫在水中撒了一張網,每天都有無數的魚困在網中,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魚死去,每天都有一些魚吃掉另一些魚。時間之輪也這樣繼續著。漁夫依靠他網中捕的魚來謀生,甚至他自己也陷入時間之網,被禁錮在業網中。沒人可以規避業網和時間之網。那些撒網使其他眾生落入網中以此謀生的人,他們自己也困在命運的大網中。捕鳥者在地上撒了一張網,並在其上面撒上穀物來吸引鳥。當鳥降落到網上吃穀物時,他們的爪子就會被大網中的內網纏住,這樣他們就無法飛翔,因此成千的鳥發現它們自己困在網中,成為某人的食物。誘捕鳥的人自己也被業網捕捉著。因此,每個眾生都困在命運的巨網中。
這個世界的人類和捕獸者一樣都被命運之網捕獲,這個世界中網中有網,就這樣循環往復下去。看看森林,弱肉強食的法則統治著那裡,大型動物吃小型動物,所以說,「一種生命以另一種生命為食物(Jivo jīvasya bhójanam)。」食物鏈維持著森林的生態迴圈。我們人類不像動物那樣相互屠殺,但是我們會相互剝削,會相互欺騙。我們已經撒了一張剝削的網,每一個人都有這樣一張小的或大的剝削網。相應的,我們每個人都落入了業網。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它只不過網和網中之網的集合。人類應該踏上自我覺悟的道路從而逃離這個世界之網,為此,應該根據上師的指導進行靈性修行。

如果業是種束縛,為何造業?
「業」有束縛力。無論我們造什麼「業」都將導致束縛。所以人們很可能會產生疑問——既然這樣,為什麼要造「業」呢?「無業(Akarm)」 或「無束縛之業(Nåishkarmya)」 是最好的。在《薄伽梵歌》中,阿周那也問到神主奎師那同樣的問題:「為什麼要引導我行動?我不想因殺害我的眷屬而落入束縛中,所以我不參戰。」神主奎師那向他解釋到:「你相信停止戰爭就是『無業』,這是錯誤的。如果你放下武器,抑制戰爭,相信你已經奉行了『無業』,那也是錯誤的。」誰能履行「無業」呢?是那個已經超越了業的所有束縛、不需要從事任何活動就可以生存、不需要吃或喝,對冷熱有免疫、不需要穿衣或在屋頂下遮蔽的人,這樣一個人才能達到「無業」或「無束縛之業」。如果我們感覺不到熱或冷、饑餓或饑渴,不生病,那麼我們還需要從事任何的活動嗎?這才是真正的「無業」或「無束縛之業」,是高階瑜伽行法的成果。

導致業的六種驅動力
我們在這個世界中四處奔忙,由於六種驅動力的驅使造作了各種各樣的業,正如我們身中有六個敵人(Shadripus):淫欲(Kām)、憤怒(Kródh)、貪婪(Lóbh)、自我(mad)、迷惑(Móh)和嫉妒(matsar) 。我們身中還有六種驅動力,正因為它們,我們不能制止自己造業,因此不斷地在痛苦中掙扎。如果我們強行忽視這些驅動力,那麼我們就會招致不幸,這是我們的弱點。這六種驅動力是:饑餓、口渴、悲傷、執著、出生與死亡。如果我們不能滿足饑餓,我們就會死亡,不滿足口渴也是如此。執著和悲傷也是驅動力。我們易於執著財富財產、家庭、朋友、物質等等。我們可能聲稱不受迷惑、執著或妄想的影響,無論是哪一種,但是當情況出現時,我們就會掉入其中,它會強迫我們行動。悲傷和執著也終究導致不幸。出生和死亡也是驅動力,直到我們解脫時,這兩個驅動力才會離開我們。事實上,這六種驅動力是人類的弱點。因為這些弱點,所以我們需要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並為此而造業。這六種驅動力只適用於我們的色身,而非靈性。當我們的靈性執著這個色身,這些驅動力便會自動適用在色身上。因此,任何具有色身的生命形態都需要避免這六種驅動力。只要這六種驅動力存在,業果會自動跟隨。人們必須謀生養活自己,還需要掙些錢來支持他所執著的東西。如果人們想要抑制悲傷,控制衰老和死亡,那也需要某種形式的行動。
如果我們只是吃、喝、坐著發呆,就會招致消化不良,醫師讓我們鍛鍊身體以對治這個問題,因此我們不得不鍛鍊,也的確需要一些運動來消化我們吃下的食物。無論我們在這個世界中做什麼,我們所做的都是維持自己的生命。希望活得長久不過早死去。聖人帕坦伽利把這個苦惱(Klésh)稱為「生存本能(Abhinivésh)」。這種苦惱是一個缺點、或說是一個弱點。這當中,「生存本能」意指依靠身體,執著於保持此身。沒有人想離開身體,我們都看到過小米蟲,或是在水果、葉子、蔬菜、泥土和各種各樣的碎屑中看到的小蟲。如果我們試著輕輕撥動它,它就會蠕動和做出其他的反應,這表明它試圖在自我保護,它不願意死。如果我們給它一個機會,讓它從痛苦的環境中解脫出來,給它一個更好的環境,它依然不希望死,即使是可以投生到一個更好的環境中。這看起來會很可笑,但我們其實是五十步笑百步,我們很可能會嘲笑蠕蟲,但更應嘲笑我們自己。蠕蟲沒有特定的智慧,所以可以理解它經歷著對身體的執著,雖然神已給了我們識別的能力,而我們依然表現出對身體相似的執著。神讓我們今世做人,這是我們的好運。雖然很可能在過去某世中我們也是一隻這樣的蠕蟲,或者在未來的某一世我們也會成為一隻蠕蟲,即使到那時,我們也會喜歡那個身體,這就是「生存本能」。

行者應該燃盡業的種子
我們必須承受善業或惡業的果報。只有這樣才能消除業力。還沒有兌現果報的善業或惡業,也就是還沒有轉化成此生命運的善業或惡業,會繼續以「阿賴耶識種子」的狀態保留著,這些將形成下一世或未來某一世的命運。我們已累積的業的種子,會作為「阿賴耶識的種子」存留在我們身上,形成我們的命運,隨著時間的推移兌現果報。這些業的種子在沒有兌現果報的情況下,透過靈性修行是可以被燃盡的。我們不得不經受這一世的命運,但與此同時也可以透過靈性修行燒掉宿世的「阿賴耶識種子」。我們必須留意到不能再做惡業。因此,行者必須保持充分的警惕。
直至宿世和今世所有業的果報都受盡才能得以解脫。這就是為什麼靈性修行要歷經漫長的時間方能看到結果。直到人生帳目上所有的業都已結清,靈性修行的最終結果才會顯現。不能低估業的法則。解脫只不過是擺脫業的捆綁。如果燃盡業,就可避免束縛,獲得解脫。解脫的修行要經歷很多年,同樣,業也會一直持續到靈性修行結束,就這點而言,接下來要講述的這位聖人的例子應該值得借鑒。
這位聖人已經獲得了「涅槃身」,但是他還必須留駐在身患痲瘋病的色身內。後來,當神主羅摩(Lord Rama)示現(Darshan) 在他面前時,對他說:「聖人,現在你所有的業都已經結清,因此你已經解脫了。之前你必須留在你舊有的身體裡受苦,是因為你需要把你剩餘的業兌現完畢。現在你可以快樂地擁有涅槃身了。」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理解到,即使已經獲得涅槃身,但依然不能假定所有的業都被燃盡。
業是什麼?以及什麼樣的業在人生中是有意義的?這是值得研究的一個課題。我們還應該學習所謂的「業瑜伽(Karma Yóga)」。業在靈性修行中具有重要的意義。在世俗人層面,業的法則具有重大意義。通常,我們沒有正確的認知,一個接著一個地造業。所造的多數業都是罪惡的行為,我們相信我們已經逃避了這些果報,因為沒有人在關注。事實上,任何果報都不可逃脫,即使最小的業,也無法逃避果報。
行者不僅要確保自己從業力中解脫出來,而且還要確保從時間和空間的束縛中獲得解脫。只有從時間和空間的束縛中解脫才能「證悟自性」。打破了時間和空間束縛的人戰勝了六種驅動力。他不再感知饑餓、口渴、悲傷、執著、出生和死亡。他待在喜馬拉雅山的一個洞穴中或一個荒蕪的地方獨自禪定,不需要吃或喝,依靠空氣生存,可以在沒有任何衣著遮蓋身體的情況下坐在喜馬拉雅山的頂峰,並且依然不會感到冷,可以在炎熱的夏天坐在發熱的沙漠中還不會感到熱。他不會受時間的影響,體會不到白天和黑夜的差異,不會受夏天、冬天或下雨這些節氣的束縛,不受任何氣候條件的折磨,完全成為健康的、全知者(Sarvagya)。因此,「證悟自性」的階段不是普通之事,它非同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