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the product title
禪修入門

商品編號:A0006031
作者:海雲繼夢
出版社:空庭書苑
出版日期:2019/12/3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639996
叢書系列:華嚴禪觀
出版地:台灣

售 價 : NT$   250元

有心於禪修的行者,常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如「何以修行者眾,而成就者寡?」,或者是「何以言者滔滔而行者了了?」又或者「怎麼修?從何下手?這樣對嗎?如何證明對否?」如是一連串的問題何解?!綜合起來有兩大類問題,即是「下手處」與「出口處」。

禪修是一種自己對於真理的尊重,而這種出自於自我尊重的兌現,所欲進行的系列工程即是禪修,欲進行此一工程,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與資格?又要如何具備這些資格與條件,此即為本書所述的標的「發心工程」。

本書作者明確點出意識界的衆生常具有的五大敗筆、四種非善與四種努力無用的狀態,以及針對禪修下手處的應注意事項與關鍵、行者具格要件與修行陷阱等提出叮嚀,同時深入對「發心工程」提出細部分析與指導,架構完整禪修進程藍圖,帶行者進入禪修之門,邁往真理之路。

海雲繼夢

(俗姓陳,名鶴山),1950年出生於台灣,是一名思想家、演說家與宗教家。法師大學時主修經濟,正值七○年代初期台灣由農業社會轉型至工商業社會的重要時期。大學時,法師半工半讀、創業有成,畢業後貢獻所學任職於台灣經濟部,成功的見證了台灣八○年代的經濟奇蹟。然而就在台灣經濟起飛、社會型態快速改變的時刻,法師洞察到以西式為主流的經濟價值觀所造成的矛盾和衝突;九○年初,毅然地離開了公職,矢志投身「靈性經濟」 的未知領域。

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法師在台灣創立了「大華嚴寺」,宏揚佛法中被視為最艱深的「華嚴學」,成為華嚴學的重要思想家。於傳統上,海雲繼夢於1991年依止夢參老和上出家、2008年自欽因長老手中接下華嚴賢首宗高原法系第四十二世衣缽,現為大華嚴寺導師、賢首宗祖師;學術上,他的言論更獲得了學界的重視與肯定,先後受邀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特邀研究員」、「陜西師範大學華嚴研究所所長」、「蘭州大學客座教授」,並曾受邀於逢甲大學、政治大學演講。身為一位受過正統西式教育的「學者」兼「行者」,海雲繼夢講述佛法不拘泥於既定形式,經過三十年來於海內外的講演經驗,講演場地或許在寺廟、或許在教堂,面對的群眾從佛教徒、天主教徒,乃至於無神論者;如何用最適合於時代的形式與語言讓現代人明瞭佛法的真實義是他最深切的企盼。或歡迎蒞臨華嚴全球資訊網:https://www.huayenworld.org

自序
第 1 章  認識禪

  1. 意識定
  2. 「穩定」又可稱為欲界定
  3. 勝進階段
  4. 第二次象限轉移

第 2 章  禪修入門第一課 發心工程

  1. 禪修略史
  2. 發心工程
  3. 心性條件:戒與律
  4. 內攝條件
  5. 調心工程
  6. 從妄心到多心
  7. 從多心到少心
  8. 從少心到一心
  9. 再論煖身二法
  10. 檢驗:從忍可到認可
  11. 起修:忉利天

第 3 章  筆者的叮嚀
一、主觀因素
客觀因素
三、扶正的部分

         結語

自 序(大華嚴寺導師 海雲繼夢)
當你翻開這本書的時候,表示你正在找尋「禪修」的相關資料,你會翻開這本書,或許是有緣、或許因為興趣、或許是你正在精進!但是請你不要闔上放回書架,因為書中的主角正是「你」!
這不是一本普通的禪修書籍,它是一席改造你一生命運的講座,是一部改造生命的「百科全書」、「科普大全」,是綜合古今以及當代中西禪修的系統化教學,是真正的、完整的「科班教學體系」,是已經失傳了七、八百年的「東山法門」,重新恢復的復興版本。
有心於禪修的行者,常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如「何以禪修行者眾,而成就者寡?」,或者是「何以言者滔滔而行者了了?」又或者「怎麼修?從何下手?這樣對嗎?如何證明對否?」如是一連串的問題何解?!綜合起來有兩大類問題,即是「下手處」與「出口處」,其他所言都是其中的片片段段,無法論斷其中的是非對錯,即或引經據典,或搬出公案語錄,亦皆斷章取義,故云「佛冤三世」!究其原故乃禪修界中,缺乏「科班教學」與「系統化教學制度」之故,於此背景之下,禪修界內普遍墮入五
大敗筆的修行陷阱中。此一「修行者眾,成就者寡」的主角,主要是行者以「意識界」的心態開始修行。
當世修行界的真實景況乃是修行者眾而成就者寡,造成此一現況的主因,在於行者是以「意識界之心態」開始修行,而其結果則是百分之百的失敗率,這是由於「意識界」是用「五大敗筆」,而五大敗筆是「行者具格」的本體性障礙,也是行者具格不成的主觀因素,既不能成為行者,何有成就之可言。五大敗筆的形成來自於教育普及(識性發達)、思想自由(妄想紛飛),英雄夢想(不守規矩)的社會「結構性病變」所形成,這三大社會結構性病變的惡魔,為娑婆世界創造了「奶瓶樂」狀態,使得中上根器的人,迷於眼前享受而不思上進,迷失心靈而一頭栽進「福利社會」的陷阱自以為樂而不自知,喪失了奮鬥意志,如低頭族一般,盲目沉浸於手中的遊戲之中,或是腦中妄想紛飛而不止,此皆是求一時之樂的麻痺現象。
此類的眾生就是活在意識界的眾生,人性浮躁,心思膚淺,思惟麻痹,見識淺薄,無法作長遠的打算,更無法深耕心思,故而逐漸背離心靈,耽迷於七情五欲之樂,這樣的眾生,即使想要修行,乃至進入了僧團的領域,也是迷惑顛倒的!意識界的眾生所具有的五大敗筆內容:
一、自我解讀
包括:自以為是、一廂情願、想當然耳⋯。
二、普羅認知
包括:五大誘因——事業、名位、感情、利益、健康,以及社會結構中的普世價值觀、民間信仰、道
德觀⋯。
三、流行概念
包括:專家說等等、流行觀念、名嘴詐騙、網路語言⋯。
四、意識形態
包括:一切人為標準,乃至政治、學術的命題⋯等
等,此皆虛偽也。
五、先入為主
包括:一切個人生活中,社會、文化、經驗的族群熏習、人生經驗等的經歷,皆會成為每個人的潛意識指揮者。
這五大敗筆是意識界人生的普遍狀態,是人生「癡質」的具體呈現。五大敗筆的人生是意識界的人生,在紅塵中或許貴為帝王、將相,人格品德若不健全,也不能修行。這五大敗筆是凡夫輪迴中「性障未除」的根本——「癡質」所造成的。唯有經由「象限轉移」從「意識界」回到「現象界」,才有可能開始修行,換言之,由「意識界」回到「現象界」是修行的先決性條件。
癡質是後天性生命的特色,這是由於無明的作用所致。人若能發現癡質的存在,即是「自覺」;而尋求解除癡質的束縛與困惑,即是「破無明」,此乃正覺也!癡質除五大敗筆外,尚有四種非善及四種努力無用的狀態:
一、四種非善
(一) 放任非善:泛慈悲流於世間應酬,非善也。
(二) 溺愛非善:無知的溺愛反而害之,非善也。
(三) 高標非善:意識形態的標準,似是而非,非善也。
(四) 拖延非善:猶豫而被裹脅,無有定見,非善也。
二、四種努力無用
(一) 盲目的努力:猶如螞蟻、廁蟲一般終生努力,不知幹啥,無用也。
(二) 跟錯的努力:魔王何以有魔子魔孫?邪魔外道如是而生,無用也。
(三) 錯位的努力:明明向東,何以向西,拼命搞錯的努力無用也。
(四) 無恆的努力:人生如浮萍,無有定位,每每有目標,每次皆不同,故每回努力皆白費,無用也。
於《華嚴經‧淨妙國土章》中,文殊師利菩薩告善財童子言:「善男子,菩薩有十種法具足圓滿,則得成就修真供養一切如來,何等為十:…八、如說能行,如行能說。…何以故?如來恭敬尊重法故。猶如孝子尊重父母、承順顏色、心無暫捨。若復有人敬其父母,其子倍復尊重是人,諸佛如來亦復如是。若諸眾生供養法者,是真成就供養如來,以諸如來尊重法故。」又言:「善男子,如來從修行中來,若能修行是者成就供養如來。諸佛出世本為利樂諸眾生故…若復不能如說修行、如行而說,是亦不能利樂眾生。」引言中文殊師利菩薩一再的提到:「如來從修行中來」、「如來尊重法故」,此二是普賢大行,透過文殊大說,方足以顯,故言「顯」明也。

    1. 顯「說」者:理也、智也、解也、漸也、次第也、位次也,統稱為「漸」、引入也,故曰「顯明」。
    2. 內「行」者:事也、實踐也、兌現也、頓也、超越也、實質也、存在也、潛行也、行不彰也,統稱為「頓」、行入也,故曰「內隱」。

於「說」者之立場,含有二層意義:
一、說者顯明也,即「佛法無人說,雖慧莫能了」;此說彰顯也、敷陳也、明瞭次第也、引人入勝也;決了次第、以明進修次第也。然知其然,後必入勝境也!入勝境即依事以修,方能兌現所說之涅槃境界。故次有如說而行,「行」乃依理之說而行。若唯說而未知行之下手處,是不知行也,謂之學佛,屬正法之門,唯有「矯正觀念」,使之認識人生方向,正覺也,未起行而已!
二、知而後有善知識引導,而能覓得行法下手處者,即是入了「行起解絕」的行法之列。此時已經不只是正法而已,更是「心法」之門。
學佛屬解門,屬於「教」、屬於「漸教」,依於各宗各派而有種種攝受門,又稱八萬四千法門,乃至無量無邊法範疇。修行則不然,修行屬行門、解脫道,屬於「頓教」,非學佛之圓融道!圓融道在講堂、法堂,而解脫道在禪堂、在實踐、在體驗、在轉化、在進行生命的改造工程!此解脫道修行之心法是「一路涅槃門,歸元無二路」的不二法門,與學佛八萬四千法門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故知此法門,唯傳「法王子」,不落餘人之手!

禪修是解脫道的本質,是邁向究竟涅槃的唯一途徑,故云:「一路涅槃門,歸元無二路」,是行門非解門、是頓教非漸教,亦是心法。故雖依理勘訂,但卻是事修、事入、事兌現之工程。故從此處起「唯是實修」,兌現生命改造工程,轉凡成聖由此下手!
ISBN:9789869639996
叢書系列:華嚴禪觀
規格:
本書分類:
內容連載:

發心工程
所謂「發心」就是「發願」,發願禪修是志在追求解脫的目標。這種發願要到達最終究竟涅槃的願,就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心。
在發了這個終極目標的願以後,接下來的問題是:要達標之前的準備工作有哪些?也就是有哪些必備的條件、資格需要事先準備,這是修行者必備的先決性條件,而如何去具備這些條件的一切作為,就是「發心工程」。
換言之,發心工程是基於修行的目標,去籌備一切資糧道的活動,這些資糧道的籌備有兩方面:工程面與技術面(參見P75.「華嚴禪觀全程一覽表」)。禪修是生命改造工程的主軸,因此在進行此一工程前,如何將身心安頓好,以令專心辦道,此一安頓身心的前置作業,就是「發心工程」,誠如古德所言「身安道隆」,此種將身心交與常住,把性命託付龍天的前置作業即是「發心工程」。
發心工程共有五科,分兩大類,共有三要件;五科即戒、律、調身、調息、調心。兩大類即工程面與技術面。技術面有分「內攝工程」及「內觀工程」。因此三要件之第一要件即心性要件,也是行者必備的先決性條件,否則行法過程中,不是頻頻出現障礙,就是墮入平行現象的修行陷阱之中。心性要件有三:
調身 → 身調
調息 → 息調
調心 → 靜心
此三要件中,尤其是第三項的「調心」與內觀中的般若智慧有絕對的關係,乃因在調息中的息身養成過程中,靜心並非死心而是活心,此活心的靜心是如何動的?這就涉及到內觀工程中的三個項目:
第一、戒與律:此屬心性條件,人品有關。
第二、善用其心:此與活的靜心有關。
第三、其心在緣:此乃內觀之軌道。
此內觀工程三要件乃是等持工程之基礎,於此發心工程中,行者所紮下的基礎其實是「等持法門」的三昧基礎,並非是單一的禪定基礎,此乃華嚴禪觀中所謂的「一乘不共別圓」之所在!於此先約工程面的部分談戒與律。
心性條件:戒與律
戒與律常被合稱為戒律,其實戒與律是二非一,「戒律」一詞長期以來一直被意識化的解釋給僵化了。今從禪修的立場出發,重新梳理其定義。
「戒」是管理自己的正能成長與在身語意業上的運用,使正能或神力不漏之謂。
「律」是管理與群眾之間的圓融相處,而能令自己乃至人人皆正能成長,並使無漏之謂。
戒與律與其說管理(負向義),不如說是經營(正向義),戒律是用來經營自己如何產生正能、神力,同時又能「無漏」的目標。就「正能的正向義」而言,戒律是防漏為主;而在激活正能、神力的同時,具有保衽與儲存的功能。而激活生命本能、神力的工作乃是行法的主軸,但是在激活之後若無法儲存、積累與保袵,並令其成長、成熟乃至成形,那麼這個激活只是一時之瑞相,這不是行法之標的,也不能代表什麼。故「戒與律」雖然是發心工程中最前面的部分,但卻是行法中必備的條件不可或缺,若無此要件,一切行法皆悉不得成就。尤有甚者,此一條件可能需要多生累劫的積累,唯此部分的教導不在本文的重點內,但在行者的具格條件中,屬於必備之條件。
此處所言之「戒與律」並非傳統中大眾所認知的宗教概念,亦不是戒條、戒相之類,而是在協助與保衽正能、神力方面能夠真正起到儲存、積累、成長乃至成熟,並導引入第一點,乃至進入第七點以後,禪修正行不僅可入色、無色界,並完成「息身」進行等持三昧的目標。
然而戒與律既不是行法之本體,那麼戒與律在這行法的過程中,行者又要如何具體的實踐呢?這就是行法的重點,前述只是概念,概念不只是文殊菩薩的「信、解、智」,更是普賢的「理、體、行」。概念是理體,而行法是行體。現就行體而言,戒與律既不是行法的本體,那麼就是承載行法的根器,此根器若有漏、不堅、不實,那麼所激活的正能、神力將無有依託與承接,則此行法將無果,故在修行之前的檢驗與整備乃是必然、必須的。
然要從何整備與檢驗呢?可從行者之身、語、意中的完備與否著手!身、語、意業的完備又應如何著手?茲從戒與律的正反兩面分別闡述說明之:
(一)戒
戒是經營自己,使自己成為行者的根器,自己所表現者都是透過身(行為)、語(語言、文字、態度)、意(思惟、思想、意念、目標)而出。此中的所謂經營,即是增強其正向的力度,亦即八正道中的正語、正業、正命乃至正念的範疇,其具體作法即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這是強化根器的根本方法,亦是佛陀之親教,為三千年來一切行者之所奉行,所謂「應作」不作即是犯戒,即是指此!然這一點一向為多數行者所忽略,故,此等行者多失其「護法」也。
若從根器本身的防漏向度而言,這是多數人比較重視的,其具體作法即「不應作」或「不應有」之條件,如三毒、五蓋中之貪、瞋、癡、慢、疑與睡眠、掉悔等,此中合而言之為貪、瞋、癡三毒,略述其弊如後:
首先,先辯質與心,質為本質,心為妄心之用,或稱虛妄的作用。妄本無體,若強名虛妄體則為無明,而無明亦是虛妄,本亦無體,故只能稱為妄用。貪、瞋、癡三者,古稱之為三毒,今以此三者乃凡夫體性上的本質,故而稱之為貪質、瞋質、癡質等三質;與貪心、瞋心、癡心之心的妄用相對。此目的是為說明戒與律中的「不應作」實應由三質中著手,而如何反思以去此三質,則是戒與律中之根本。
又何謂根器?所謂根器乃為行之載體,此修行之載體與生命之載體似有重疊,卻又非一,所以說根器不等於身體,但根器的存在與表現,卻又必須透過身體來體現與存在。傳統上總有意無意之間表達出了一個定義:根器是修行的載體,而非生命之載體,所以根器不是身體卻又離不開身體,因之根器即是一個人的身、語、意業,其身、語、意業的水平高低,即是其根器品質之高低。因此戒與律即是在經營此根器之品質,使之達到優質的高標準,在行法中的成就才不致於漏損,而可速達究竟覺之地步!由此可見,何以有些行者久修而不得成就,是乃一邊修行也一邊在漏損!用現代的語境來表達「根
器」,「根器」則猶如大後方,戒與律即是鞏固大後方的法寶,而行法則是開疆拓土的邁向未知,以達止於至善的境界!若此根器有所漏損,則行者在向前邁進的時候,大後方的後院可能又會失火,是以有屢修而不得成就之情況。
戒律與貪瞋癡三質中之不應作
(1)貪質
追求目標是一種貪質的具體呈現,貪、瞋、癡三質中唯貪質與瞋質有正負向度的意義。
第一、貪質的正向意義,是指人生的目標,這個人生的目標或許會隨著時間而有變化,這些變化都會圍繞著其人生目標的宗旨而變化,能夠如是堅持其人生目標者,必有堅定的意志,此堅定的意志乃是人生定位之相,此種堅定的意志即是「貪質」,而此貪質正是「舍利子」的成因。
第二、貪質的負向意義,指人生多目標,乃至無法確定其目標,而外在世界好像都是他的目標,於一一境皆起心,立為目標,而皆無法兌現,此即貪心之所現也,也就是凡夫的三毒之一。
貪質的正向意義屬於生命成長因素,又稱真如熏習義。而貪質的負向意義,則屬於生死輪迴,故又稱無明熏習義。言貪心者,即起意(獨頭意識)多目標,這些目標皆不是生命中所必須,而將之形諸於身、語、意業,是為漏損正能之元兇!如何鎖住身、語、意業而無過失、無漏損乃至身、語、意業清淨、無染、殊勝,是為以「戒」來經營身、語、意業之標的,使根器達於無漏,此種根器方是行法中之上上根器者也。
(2)瞋質
揀別善惡邪正是一種瞋質的具體呈現,須知此類好惡、是非、利害之間,皆是現象界的本然現象,非真如境界,於紅塵中此瞋質亦有相對義中的正反兩向義涵,茲分述之:
第一、瞋質的正向意義,有堅定、擇善固執的特質,一般所謂的正義感、是非心、道德、責任、承擔等皆是,這是依於與紅塵相對義的社會道德與公序良俗,凡屬正向立場者皆是。但在基本上不應有排他或對異己有暴力之傾向(包括了身、語、意業的表達),這是瞋質中的正向定義。
第二、瞋質的負向意義,最大的特質是具有排他及暴力性,包括了身、語、意業的一切表達狀態。以此定義之標準來看,輿論暴力可謂是當今最大的暴力惡魔之一,其中尤以個人行為及心性中的嫉妒、懷恨、抱怨乃至愛現、兩舌、惡口、誣陷等等,凡是從身、語、意中表達出來者,皆屬於瞋質的負向面。瞋質的負向作用是修行者在激活正能與神力時最大的破壞力,它不只是漏損而已,還更是當下的破壞;不但破壞當下,也破壞了以前所積累的一切功德。是故,古德常以「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火燒功德林」等箴言勸誡行者,行者於此當戒慎恐懼之。
嫉妒、抱怨、愛現、懷恨等這些負向的瞋質,會破壞此前所累積的種種功德,皆將消融於自身的根器中,這正好與經營自身善根增長,用於滋養、保衽、成熟正能與神力的目標相反,如此又談何追求阿耨菩提之初心呢?
負向的瞋質又稱瞋心,也稱情緒化,白話稱之為怒懟。所以如何經營自身的情緒使之不情緒化,就成為追求真理、追求止於至善的人生者必經的第一課,唯如此才能與正向的質互相輝映,若不然,一切超越的功績,都會被自家後院大火焚毀殆盡,如此修行豈不是白修一場!
所以戒的本質雖然不是直接在行法上發力,但對於行法的鞏固與發力有著決定性的作用。因此我們將此戒與律的基礎稱為「工程面」,以相對於行法中的「技術面」,而將之列在煖身二法之前,若不具備此一工程面的條件,煖身二法即使練得再好,也只是有助於健康養生而已!
(3)癡質
癡質沒有正負向之別,只是不動業而已,會受貪、瞋質的正負向所影響,而癡質中的「疑」與「睡」乃至「掉悔」等皆是癡質的特質。從表面上看,癡似乎也會造業,其實不然,癡只是不動業或無記業,會受正負向的貪、瞋所影響──此影響的結果只是花報而非正報,以癡心不起主動意志作身、語、意業故,乃受外在影響所致。但在生命成長的過程中,其真如熏無明的關鍵閥若是啟動,則智慧或識性作用啟動,此時才有可能「作意而為」,然此時所起者,已不屬癡質的範圍了。從另一方面看,癡質是造成行者久修不證的主要原因,癡質也是形成意識界的主因,之所以修行者眾而成就者寡,其實都是癡質的作用使然。
所謂的癡心作用,乃是指識性啟動的程度低,如第四種五蘊的人,其以「無明」為中心,並以「有」支為起點,這種人基本上是活在慣性中的社會底層人士,這一類人占了全人類百分之八十的比例,而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皆是活在慣性之中,即或也能些微的用心意識,也只是基礎功能而已──意即大腦識性的作用,無法達到人類識性的標準值,此種標準值是四種生命形態中「人」的特質,此中貪質與瞋質的活動,關鍵在其正負向的比例,正向高者傾向三善道,負向高者傾向三惡道。是故乃稱「戒」為身、語、意業的水平儀,能知、能測根器水平之高低,故云:戒與律為行者的先決性條件,是行者的工程面的條件。
(二)律
「律」較之於「戒」好像更遠了一些,可以稱為助道資糧。「律」是經營自己與群眾的關係。換言之,從積極面講律,更像是經營大眾的領導者。作為一位行者,不能是三失道人(喻人生中財富、事業、感情等皆失意者),更不能是自了漢,而是要將所得的真理分享給一切眾生,那麼對於眾生的關懷與服務、並令其步入菩提道,使之自律、自覺、自主的奔向阿耨菩提的目標,這才是行者本色。而「律」正是此一本色的初始,行者廣結善緣之所憑藉者,即是四攝法中的布施、愛語、利行、同事。
「戒」是在經營自己,使之成為生命改造工程師的根器;而「律」是在經營群眾,使群眾皆能成為生命改造工程師的根器,在此等前提下,如何使大眾能夠自覺、自律、自主的由身、語、意業中,表達出自身根器的存在與提升,這是一位行者的終極目的,但就目前當下而言,初
階之行者對於「律」這部分的功課應當如何進行呢?初階行者於「律」之功用方面主要有二項,其一是「人際關係」;其二為「引入菩提」。略述如後:
(1)人際關係
約「統理大眾,一切無礙」而言,能如是者乃是大善根器、具大福德的威望之士,這是多生累劫之積功累德所致。而今,大部分的初階行者在此功德海中,所積聚者僅是海中一滴而已,故宜從四攝法中一一切入,此切入中,尤以人際關係的良窳為最要緊。
世間人的人際關係是一種社交活動的應酬關係,這種關係多半是是以利益為前提,正所謂:
世人結交須黃金,黃金不多交不深縱令然諾暫相許,終是悠悠行路心
這種以利為基的人際關係,雖不是修行中人的態度,但這是最起碼的活力,若連此一活力亦無,則又如何能透過此一媒介,而激起人生向上的意志力?
(2)引入菩提
「律」的價值乃在將人的覺性引發,若在人際關係良好時,不能將眾生引入菩提,或不能以引入菩提為重心,則與世間人之交情無異。一位行者在以「修行、弘法、利眾生」的前提下,必須將眾生引入菩提,而不是像世間人論交情那般,交往之間盡是人情事故乃至談論美食、旅行、社會大事、天災人禍等戲論之言,而應該朝向關懷、啟發人生價值、生命的存在、覺悟之道,以及如何三緣念、下手處、尋找生之本體、修行綱要乃至真正入道之途、正邪之辯等方向,千萬不可墮入「戲論」之中。這是律的特質與重點。若不能將有緣眾生引入菩提,則是犯「律」之大忌。
「戒」有補助「定」的功能,以內攝故,戒是在自我要求上,此一功能有助內攝之功。而「律」則有輔助「慧」的功能,以內觀故,律即在內省之中,反觀眷屬世間的圓融否?此一功能有助內觀之功,故云:「攝心入定、定中放心」,戒律之行也!經典中稱:「戒能生定」,並非是指戒能生定,而是戒有助於內攝之功;同理亦非律能生慧,而是律有於助內觀境界之拓展。是故,「戒與律」實是一切心靈工程之基礎。
又,戒律是聖賢教育,是一切心靈工程之基礎,而當世的英雄教育則是在推翻戒律。是以,戒律可以說是心靈教育中自我肯定的定海神針;而英雄主義的自我中心,無疑是一種無明的宣揚。律重在破貪質與瞋質,而戒的重點在破癡質,故修行的重點乃在破癡質的存在,而癡質的存在與不覺,正是行者具格的本性障礙,所以戒律是自我覺醒的根本,非是一般的泛泛所稱的戒條與戒相而已,不但涉及行法的根本,亦及於生命的本質,以是之故,戒律是為心靈工程的初始工程。
本文所論戒與律的認知,顯然不是一般宗教徒的意識範圍,所指者純粹是行法者的根器與守護神。行者若無此戒與律的守護,是為有漏法器,如何而能臻於無漏之境耶!必於此一再的反思,戒律庶可令行者謙沖自牧、克己復禮、反求諸己、性自慚愧,方可達成心性條件中三項目的要求。
二 內攝條件
首先反思一下,從工程面的三項目而言,若不從戒與律著手,而想用大腦的方法來改變「自我」的心性,縱經三大阿僧衹劫也是不可能改變的。是以行者若發心禪修,則必然要接受此嚴格的訓練,若不如此,則難以有所成就。若行者其已久修多生,則是根器成熟之人,自然能守持戒律,故其心性之要件必然是具足的。
今再反觀內攝要件中的三項目,若亦想用大腦的方法達成,恐怕也是三大阿僧衹劫都難以有所功效,因此也必須用大腦以外的方法才能致其功。在內攝要件中的三個項目中,分為二部分,第一部分是調身與調息,合稱為「煖身二法」。「煖身二法」可以同時調身與調息,並可作為調心工程之前行。第二部分則是調心工程。以下先就「調身與調息」闡述說明之:
煖身二法(調身與調息)
調身又叫生命載體調整術。
調息又叫生命導引術。
調整術與導引術,兩者相合一併運作稱為「華嚴八字功法」或稱「皇帝內經養生功法」,「華嚴八字功法」還未進入「禪」的領域,屬於禪法之外圍。雖如此,以其對行者之具格條件有極大之助益,屬前行之資糧道,故於禪修之前,必須先經此培訓,方能經過具格檢測。在行者具格檢測的條件中,有充分條件與必要條件兩部分,略述如後:
第一、充分條件即心性條件,即戒與律,又稱工程面之必要條件。
第二、必要條件即內攝條件,即調整術與導引術,又稱技術面。
這兩部分的條件必須同時具足,才能通過檢測,其中的工程面裡尚有「佛神力之傳承」、「經典之積澱」以及生命教育中之「善思惟用心」與「發菩提心」等條件,若是工程面不足,而唯有技術的成績,即使成績再優異,也無法通過具格之檢測。若唯有技術面,只能稱為運動員、瑜伽師或武術師,這個部分雖然也是「禪修前行」之前中的一部分,只是具格檢測的項目中,諸多條件中的其中一個條件而已。但此技術面條件對於一般人的健康與養生,確實有很大有幫助,對於行者在身、息、心上的調整也有絕對的效果,所以在禪修的科班訓練中,將其列為必要條件之一。以此之故,技術面的煖身二法,就成了禪修前行的前行,以此作為行者「具格檢測」基礎訓練的培訓要項。

總而言之,從行者為入道的具格檢測來看,即使是單論技術面,於功法的方方面面也應踏踏實實的摸索練習,方能通過前述「第一次象限轉移」,若不如此腳踏實地,妄圖以世人的標準取巧蒙混,這種「作弊」從表面上看,也貌似符合行者的檢測標準,實則不然,且有礙於日後的進程,若行者停滯於此階段,即是墮於修行陷阱中,望諸行者善自儆醒!